当前页面: 主页 > 绿色软件 >

绿色软件

7款陪玩软件被无限期下架 转战“场外交易”软色
更新时间:2021-10-02

  随着史上最严防沉迷新规正式落地,网游、电竞等相关产业皆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管制。脱胎于电竞的陪玩产业,近期也受到了政策的强监管。

  9月7日,有消息称7款陪玩软件将被“无限期下架”。随后9月8日,上海网信办会同市公安局网安总队联合约谈了陪玩产业龙头软件比心APP的运营企业负责人,责令企业就APP内账号利用低俗、软色情等信息诱导未成年人参与陪玩、诱导玩家用户下单等问题进行深入整改,全面停止陪玩功能和服务,集中清理违法违规信息和账号。

  尽管许多陪玩软件平台已被下架或大范围整改,但平台外的陪玩产业生态仍乱象丛生。21记者调查后发现,有许多以游戏陪玩为名,实则提供软的不法组织仍在通过QQ群、微信群、贴吧等平台进行“场外交易”。更有甚者,还向记者表示有未成年人在参与这些服务。

  2018年,中国游戏陪玩产业开始起步,成为电竞产业中的一条重要赛道。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游戏陪玩产业市场深度调研及投资战略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游戏陪玩市场规模已达到4亿元。

  同年,多家陪玩平台先后获得融资。2018年2月,游戏社交平台捞月狗已经完成近2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由天图资本领投。2018年7月,陪玩平台暴鸡电竞完成了1500万美元A轮融资,共完成4轮融资,总额超过1亿元,而陪玩平台比心则获得了IDG资本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

  比心作为游戏陪玩品类的头部APP,数据亮眼。七麦数据发布的《2021年01月热门应用收入排行榜Top30》显示,2021年1月比心APP在热门应用中收入排行第24,成为新进榜的应用中排名最高的APP。同年5月7日,比心在其发布的《比心2020社会责任报告》中指出,比心平台注册用户已超5000万人,2020年用户增长超2000万人,同比增长66%。

  然而,各项数据欣欣向荣的表象下却暗藏危机。9月以来,不断收紧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政策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之于顶。雪崩终于到来,一夜之间,多款陪玩APP都面临着下架的处境。

  9月7日,据新京报消息,欢聚旗下Hello语音、虎牙旗下小鹿陪玩、比心、咪呀、可可西里、一派陪玩、比伴陪玩这7款陪玩APP被无限期下架。9月29日,21记者分别在苹果端应用商店和安卓端应用商店测试这7款APP是否还可进行下载,均搜索不到以上陪玩APP的下载链接。

  随后9月8日,上海网信办会同市公安局网安总队联合约谈陪玩产业龙头企业比心APP运营企业负责人,约谈中指出,比心APP有较多青少年用户,应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积极落实平台主体责任,严格遵守《网络安全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等法律法规,严禁发布传播低俗、色情等违法违规信息或为相关黑灰产业提供网络传播渠道。比心官方也在随后发布的声明中指出,将按照此次产业整顿的要求永久性关闭涉及“陪玩”的功能。

  近日,记者咨询比心APP内客服后得知,比心已于9月10日下线了心理咨询、手绘、签名设计、图片处理、五子棋、连连看等10款小游戏的陪玩服务。而在比心APP首页中,记者发现,用户仍可下单《王者荣耀》《和平精英》《英雄联盟》《永劫无间》等游戏的陪玩服务,而这些陪玩人员头像的左上角都带有“电竞师”标识。

  对此,比心客服在电话沟通时向告诉记者,目前平台只下架了不带有电子竞技性质的游戏陪玩服务。“像《王者荣耀》《英雄联盟》这类带有电竞性质的游戏,平台这边还会继续提供陪玩服务。”比心客服表示,“短期内这些含有电竞性质的游戏的陪玩服务还会正常提供,预计在未来也不会下线。”

  一名资深比心用户告诉记者,虽然目前在应用商店中下载不了比心APP,但在端和安卓端的微信小程序中搜索“比心”关键词,就可以进入比心小程序下单陪玩服务。记者进入比心小程序后发现,小程序中的功能与APP中的功能并无大差异,使用微信绑定的手机号登入后,选中陪玩点击下单,便会弹出支付页面。

  大量陪玩软件下架后,陪玩产业的生态现又如何?陪玩人员刘梦和王小科,对于“陪玩”这份职业,两人对其的定位并不相同。

  对于01年出生的刘梦来说,这是她的一份兼职,她擅长《和平精英》《英雄联盟》等游戏,每个月可以拿到3千左右的报酬。“其实我还在上大学,家里人并不支持我做这个工作,但我觉得做陪玩还是相对比较自由的,也能打发时间。”刘梦说。

  于大专毕业的王小科而言,陪玩职业则是他谋生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他专攻《王者荣耀》,属于人狠话不多的“技术流”陪玩,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可以入账7千元左右。但就在不久前,由于生意惨淡,他差点因为付不起一个月两千多块的房租被房东扫地出门。

  大量陪玩软件遭下架后,刘梦和王小科的选择也截然不同。刘梦决定继续在陪玩软件提供的平台上接单,单量的减少对本就是兼职做陪玩的她来说影响并不大。而急需用钱的王小科则选择转战“场外交易”——即绕过平台,在陪玩俱乐部、QQ群、微信群等社交群组进行接单。

  若是说陪玩软件所提供的平台中的场内交易身在明处,尚可被监管,那么在陪玩俱乐部、QQ群、微信群中的私人组织则身在暗处,继续进行着场外交易。记者调查后发现,没有了陪玩软件这层薄薄的遮羞布,打着陪玩旗号,实则提供软的不法组织在场外交易中露出了水面。

  在社交软件QQ中搜索陪玩软件的名称作为关键词,就会出现大量私人创建的陪玩群组。近日,在一个名为“比心互单互粉交流”的QQ群中,记者发现许多群组成员会在聊天中发送一些意味不明的消息,如“绿色聊天10分钟5r”“TS语音10分钟20r”等。

  记者随机私信了群聊中一名发送该类消息的成员,询问“绿色”和“TS”究竟是什么含义。“‘绿色’就是正常的陪玩服务,‘TS’就是特殊服务。”该成员解释道,“需要特殊服务的话加我另外一个QQ号。”他向记者提供了一串QQ号码。

  记者在添加了这名成员提供的QQ号中的用户后发现,在该用户的QQ空间中展示着几张聊天转账截图。清一色的,这些截图中都包含着转账记录以及衣着暴露的女性的照片。

  记者在后续交流中得知,还疑似有未成年人在参与这些“特殊服务”。“你付款选项目和时间,我这边发语音给你选人。”他回复道。在记者选择了10分钟的语音服务并向其付款35元后,该用户给记者发来了一系列语音文件,标题中带有“萝莉”“御姐”等字眼,并要求记者根据喜欢的语音从中进行挑选一名陪玩。

  记者随机选中一名“萝莉音”陪玩,该成员便向记者提供了对应陪玩的QQ号。在与该名陪玩通话的过程中,记者询问其是否成年,该陪玩先向记者表示自己已成年,但在记者再次向其确认时,该陪玩则改口称:“我用的是爸爸妈妈的身份证在游戏里认证的,这样就不会有防沉迷时间限制了。”

  如影子般,陪玩产业的灰色地带一直存在。诺诚游戏法创始人、游戏律师朱骏超在接受21记者的采访时指出,陪玩产业门槛较低、陪玩平台用户低龄化、平台监管尚不到位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陪玩产业一直以来都处于鱼龙混杂的状态。“即使脱离陪玩软件、陪玩产业,‘场外交易’中所展现的乱象也是普遍、长久存在的。归根到底,其实是如何治理互联网色情产业的问题。”他说。

  艾媒咨询CEO张毅则在采访中指出了“场外交易”的监管难点。“一旦涉及到平台外交易的情况,就不仅仅是APP本身的问题。在进行监管的过程中,可能会涉及到违反治安管理法等其他相关法律法规。”他认为“场外交易”中涉及色情交易的部分,已经超出了平台的管理范畴,更多要借助公安机关的力量介入进行打击治理。

  但并不是所有选择场外交易的陪玩人员都会从事。正如上文中所提到的,选择了绕过平台接单的全职陪玩王小科虽和不沾边,仍进行着正常的陪玩工作,但他告诉记者,接单的时候还是有可能会受到一些来自顾客的误解和骚扰。“不仅有女顾客会提出需要提供‘特殊服务’,偶尔还会碰到男顾客,挺无语的。”

  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继续进行场外交易,“现在只在平台内接单的陪玩很少了,为了挣更多钱,陪玩都更倾向于私下接单。”他指出,平台内接单虽然比较稳定保险,但平台抽成的比例也高,到手的钱就少了,“有时候还会碰到一些老板一不满意就要向平台举报,这类情况也让我们觉得很为难。”他道出了许多陪玩不愿在平台内接单的原因。

  针对许多陪玩人员这一类心态,朱骏超认为,陪玩从业人员首先应树立正确的发展观念,意识到“低俗化”不是陪玩产业发展的出路,一味逃避平台监管实非良策。“陪玩从业人员不应被当下的蝇头小利蒙蔽双眼,应自觉接受平台的监管,如实认证,提供合法合规高质量的服务,维护行业整体生态健康发展。”

  此外,他指出,陪玩平台也应提高陪玩从业人员的门槛,严格排除以陪玩之名行之实的陪玩人员。同时,对于试图通过陪玩平台消费的用户,平台也要切实予以禁言甚至封禁账号等惩罚机制。

  朱骏超也向记者分析了近期一系列强监管将会给陪玩产业带来的影响。“短期来看,这对陪玩平台来说是一种挑战,要求平台在高昂的利润收益与社会责任的承担之间作出抉择。”他认为,短时间内,陪玩平台将在内部开展整顿行动,自纠自查。同时,他也指出了陪玩产业短期内可能会面临的阵痛:“陪玩平台加强监管,相应的监管成本也会增加。同时有可能流失部分用户,给平台造成损失,陪玩产业的发展速度也将有所减缓。”

  “但从长期来看,这对陪玩产业的发展是有利的。” 他认为。随着产业监管力度的不断加码,如今陪玩软件的红线标准要求越来越高,“这有利于规范陪玩产业的发展,提高陪玩产业的质量,肃清陪玩产业甚至整个互联网的不良风气。同时对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为未成年人的成长营造良好的互联网环境都将有推动作用。”朱骏超表示。